台湾宾果

脱欧之西式民主警示录

来源:参考消息 作者:桂涛 时间:2019-06-18
分享到: 收藏 打印

u=265923541,1240132850&fm=26&gp=0.jpg

台湾宾果每一次全球地缘政治剧变,总伴随着,深刻的时代背景,也总带来,深远的启示与警示。

台湾宾果2016年6月,英国,以全民公投的方式,决定脱欧,作为战后“全球化实验室”的欧盟,将历史性减员。然而,长达三年多时间以来,脱欧进程,仍然悬而未决。脱欧议题,给英伦政界,乃至全社会,持续带来,割裂和震荡。三年多来,脱欧,始终牵动各方神经,成为,观察西方民主、经济全球化与地区一体化进程的窗口,也成为,映照人类社会发展经验教训的镜鉴。

脱欧本质关乎民生与发展

英国脱欧,究其本质,是,近百年来,地缘影响力不断衰落的英国,主动调整,自己与欧洲、世界的关系,以及,重新校准自身定位,的一次最新尝试。其背后是,延宕数百年的,英国与欧洲关系问题,更是,英国自身的发展与民生问题。

问题是时代的声音,不平则鸣。只要,在英格兰北部的传统“诱带”地区,走一走,和当地的老人们,聊一聊,就能感受到,老工业基地衰落,给英国人带来的困顿。“北部老人”正是最坚定的脱欧拥护者。

数据最能说明问题:英国“最支持脱欧地区”,居民的年收入,比“最反对脱欧地区”,少40%。

英国领导人,也意识到,这种不满。前首相,特雷莎•梅,曾几次强调:“脱欧,绝不仅仅是,英欧关系变革的问题,而是,要改变英国国内现状的问题,特别是,那些感觉被‘抛弃’的人。”

保守党,曾一度,以“白人党”“富人党”的形象示人,但在脱欧公投结果揭晓后,该党,也顺应民意地,提出新口号:“建设一个为所有人服务的国家”。

公投热折射西方民主迷失 

用全民公投的方式,决定,是否脱欧,这是英国一系列政治危机的开始。

英国,是一个成熟的代议制民主国家,具有,符合自身政治发展阶段与需求的,议会民主程序,历史上,用全民公投的方式,来决定重大事项的记录,只有三次。

公投热的背后,实际上,是欧洲民主政治的迷失。在西方政体中,全民公投,本应是“代议制民主的补充和修正”,但近年来,却频繁成为,政治决策的主角,一些涉及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、“烫手山芋”,被丟给公投来解决,是政客的责任推卸,也是政治赌局的开始。

2016年,成竹在胸的卡梅伦政府,本意是,将全民公投,作为政治施压手段,没想到,却点燃了,民意的火药桶。一些媒体评论称,世界“民主之母”,遭遇民主之困。

一人一票,给了,那些社会底层的“隐形人”,发声的机会,“脱欧还是留欧”的二元选择,又造成,群体意见的两极化。公投,实际上,已成为,人们宣泄不满情绪的渠道。许多人,投票时,并非投给英欧关系,而只是,要用手中的选票,表达,他们对现状和建制的不满。

英国,决定脱欧后,保守党内、执政党与反对党之间、联合王国的各部分,都围绕脱欧,出现争斗,英国民众、舆论及政坛,都被脱欧深深撕裂。

一些政党,在脱欧辩论中,“为反对,而反对”。苏格兰地方政府,趁机提出“苏格兰独立二次公投”议题,并在英国与欧盟谈判陷入困境之际,几次要价;北爱尔兰,借脱欧导致的边界问题,发难;从未提出过独立诉求的威尔士,也破天荒地,举行了“脱英”游行。 

民族国家与一体化发生碰撞  

有人预言,英国脱欧,将是欧盟崩溃的开始;也有人深思,欧洲一体化遭遇的困境,是否是脱欧的诱因。

在加入欧盟40多年后,英国,为何对欧盟失去兴趣?伴随着,欧盟一轮轮的东扩,欧洲一体化发展,进入“深水区”。扩张,虽然给一些老成员,带来经济收益,但成员国之间的经济与价值观差异,也导致冲突与分歧,利益博弈,不断冲击团结精神,欧洲一体化之梦,与,民族主义,也屡屡碰撞。

过去数十年中,英国公众,对欧盟制定的,单一货币、统一欧洲,等宏伟目标,反应冷淡,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,不足30%,是欧盟成员国中,投票率最低的国家之一。

而欧盟制定的一体化产业和贸易政策,又让服务业密集程度全球最高国家之一的英国,感到不适,对“量身定制”更加渴望,离心力不断增大。

民族国家,与,一体化,如何适配?一体化扩张的步子,应该迈多大?如何对待,一体化进程中的新成员?欧洲一体化,走到今天,这些问题,早已不得不思考。

逆全球化绝不是解决方案  

从某种程度说,英国脱欧,是全球化进程中,出现问题。一些选择脱欧的英国人,认为,全球化,并未能改善,他们的生活条件,人员与资金的自由流动、科技的迅猛发展,反而让他们曾经的好日子,一去不返。他们觉得,自己被全球化“背叛了”。

最早推动“全球化”理念的学者之一、英国知名社会学者,马丁•阿尔布劳,告诉《参考消息》记者:“全球化,并不能被任何国家所控制,全球化进程,也不会被逆转。”他认为,各国,在全球化进程中的表现与收益,取决于,能否对自己进行有效管理。

全球化,带来的问题,无法靠,逆全球化,来解决。不论是英国的脱欧,还是美国的退群和贸易战,都难以让昨日重现。

虽然,英国领导人,多次强调,脱欧,并非要关闭大门,而是为了更好地拥抱世界,但选择脱欧,已为英国的经济与政治发展,带来了,巨大的不确定性。一些,包括汽车制造在内、与自由贸易协议密切相关的产业,已经或正打算,撤离英国。全球化,似乎正在惩罚,试图抵抗它的人。

相关阅读:

硬脱欧风险上升?“脱欧干将”领跑英国首相争夺战

英国首相特雷莎·梅因脱欧不力宣布辞去执政党保守党党魁一职,并留任首相直至保守党新领袖产生。这标志着英国新一任首相争夺战正式打响。

根据英国政治传统,保守党新领袖将通过多轮党内选举产生,新领袖产生后经女王授权自动接任首相,直至下次大选。

此间舆论认为,英国脱欧走向如何取决于英国政府下任领导人的政策,但目前脱欧已成为英国执政党内、各政党间及英欧双方的博弈工具,在欧盟方面坚持不让步的情况下,打破脱欧僵局着实不易。目前看,保守党党魁候选人中以脱欧派为主,英国前外交大臣、脱欧阵营主将鲍里斯·约翰逊呼声最高,导致硬脱欧风险上升,但英国要真正无协议脱欧也仍有制约。

  

从左至右依次为英国脱欧派领军人物鲍里斯·约翰逊,环境、食品与农村事务大臣迈克尔·戈夫,外交大臣杰里米·亨特,前保守党议会下院领袖安德烈娅·利德。(资料图片)

约翰逊党内呼声最高

台湾宾果保守党新领导人选举程序于10日正式启动,10名保守党候选人报名参选。英国舆论认为下届首相职位的有力竞争者包括英国前外交大臣、脱欧派领军人物鲍里斯·约翰逊,环境、食品与农村事务大臣迈克尔·戈夫,外交大臣杰里米·亨特,前保守党议会下院领袖、政府重要阁僚安德烈娅·利德索姆等。

根据保守党传统,新领导人可能首先通过多轮党内议会下院议员投票筛选至两人后,再由英国保守党十余万党员投票最终选出党魁。预计新党魁将于7月底产生。

目前,最被看好的候选人是约翰逊。《泰晤士报》最新报道,保守党内多位温和派议员已表态支持约翰逊成为首相,形容他是“经过考验的胜者”,并有能力“激励和重振保守党”,击退“脱欧党”领导人法拉奇和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科尔宾的威胁。

有消息说,目前约翰逊在党魁争夺中不断扩大领先优势,至今已获得40名保守党下院议员的公开支持,而戈夫及亨特目前则分别获得26名保守党下院议员的支持。约翰逊在英国保守党党员中威信颇高,有政治观察家预言,一旦他能获得党内下院议员的支持进入最后的党员投票阶段,他将高票当选。

但另两名呼声颇高的候选人则紧追不舍。戈夫被认为是最有实力与约翰逊抗衡的保守党政客。但日前英国媒体“翻老底”,曝出他年轻时曾多次在社交场合吸食可卡因。虽然戈夫第一时间发声回应,表示不希望吸毒往事影响他竞逐相位,但这一事件在党魁之争的背景下被媒体热炒,让戈夫的选情蒙上一层阴影。另一位被看好的候选人是亨特,他目前已得到前内政大臣安伯·拉德等人的支持。亨特将自己参选的优势概括为“唯一有成功谈判经验”的候选人,承诺让英国“重新找回失去的骄傲”。

如何脱欧成争论焦点

新首相的竞争方兴未艾,关于如何脱欧甚至是否脱欧的争论也再次成为热门话题。不可否认,在脱欧已将英国拖入二战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中时,每个候选人最大的政治纲领就是关于脱欧的方法与路径。

台湾宾果在保守党党魁候选人中,几乎所有有实力的竞争者都支持脱欧,认为这是兑现三年前英国脱欧公投结果的必然选择。只是他们在如何脱欧的问题上态度不一,这成为他们争夺各派支持的砝码。

约翰逊曾警告说,执政保守党如果不在今年10月31日前带领英国成功脱欧,该党将永远不会得到英国选民的原谅,从而面对亡党的危险。部分英国舆论将其解读为约翰逊上台后可能不惜代价推动“硬脱欧”的信号;但也有人认为,这只是他说给欧盟听的“狠话”。

戈夫先前发表文章,警告如果以无协议方式脱欧,会拖垮保守党政府,把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科尔宾送入首相府。

前脱欧大臣多尼米克·拉布则表示,无论有无协议,英国都必须展现出“毫不动摇的脱欧决心”;前保守党议会下院领袖利德索姆也说,会在“必要”时支持无协议脱欧。

另一方面,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表示,欧盟不会就此前与英国达成的脱欧协议进行重新谈判。

两方的“硬碰硬”让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再度升高。爱尔兰总理瓦拉德卡判断,英国无协议脱欧的风险正变得越来越大,新首相有可能试图否定(已经与欧盟谈判好的)脱欧协议。

约翰逊领跑是无协议脱欧风险不断增大的内因;而美国的“诱惑”则成为英国硬脱欧风险增加的外因。

本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访问英国时也在多个场合承诺,一旦英国脱离欧盟,美国就将与英国签署一项“广泛”“非常可观”的自由贸易协定,这一提议将要求英国接受硬脱欧方案,即从与欧盟的贸易协议中“裸退”,不再受欧盟规则限制,然后与欧盟外市场商签自贸协议。

无协议脱欧面临障碍

虽然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随着新首相的角逐日益增大,但英国要真正硬脱欧也面临多重障碍。

台湾宾果第一是党内。保守党内已经有多位高层党员表态,反对无协议脱欧。财政大臣哈蒙德就警告说,一个采纳无协议脱欧政策的首相将很难维持议会下院对他的信心。亨特也曾表示,无论是否有协议都要在特定日期脱欧的承诺,将会遭到反对无协议脱欧的议员驳回,从而触发全国大选,而“试图通过大选推动无协议脱欧将是‘政治自杀’”。亨特已经表态,如果自己当选新首相,将提出另一份脱欧协议,因为那是唯一可行的方案。

第二是英国经济界。目前,长期的脱欧不确定性已经打击了英国的服务业贸易。英国白金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安东尼·格里斯告诉参考消息,脱欧的决定正让英国变得异常脆弱,工业正在倒退,汽车生产量大幅减少。企业对新首相领导下的无协议脱欧的前景感到紧张。

事实上,英国企业界已经开始用行动给执政党“打预防针”,警告他们无协议脱欧将把英国带入灾难。英国企业被认为是保守党捐款的重要来源。英国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数字显示,保守党公布的今年头三个月得到的捐款仅有370万英镑,比去年最后三个月减少近一半。

第三是议会。此前,英国议会已经投票,就反对在没有达成一项退出协议的情况下脱欧取得多数一致。不管谁当新首相,议会都是其脱欧政策的有力制约。下院议员可能会对一个选择无协议脱欧的首相发起不信任投票,从而触发提前大选。而反对党党魁科尔宾已经表示,工党目前已经做好了提前举行大选的准备。

第四是英美自贸协议商签并不容易。即便协议能够达成,也难以抵消硬脱欧给英国经济带来的诸多负面影响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刊文指出,特朗普脑海中的贸易协议,看起来更像是“有一方处于弱势的虐待关系”,而非真正的伙伴关系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lzzyxh.com/html/global/info_32202.html

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

责任编辑:北平

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

头条

《美国陷阱》揭露了一个骇人听闻的霸凌主义案例

《美国陷阱》揭露了一个骇人听闻的霸凌主义案例
这本书的出版,让我们充分认识到美国法治的两面性,即对内保护资本集团的利益,对外维护美国霸权。[详细]

文章排行

评论排行